白萩诗选


白萩(1937- ),著有诗集《蛾之死》、《风的蔷薇》、《天空像征》、《香颂》、《诗广场》等。

叫喊 流浪者 广场 夕暮 昨夜


叫喊


太平间里漏出一声叫
太平间空无一人
死去千百万次的房间
却仍有一声叫喊

阳光在窗口察看
太平间的面孔分外清楚
在死绝的世界里
留有一声活生生的叫喊

一滴血渍仍在挣扎
在苍蝇紧吸不放的嘴下


流浪者


望着远方的云的一株丝杉
望着云的一株丝杉
牋 一丝杉
牋 丝杉
牋 在
牋 地
牋 平
牋 线
牋 上
一株丝杉
牋 在
牋 地
牋 平
牋 线
牋 上
他的影子,细小。他的影子,细小
他忘却了他的名字。忘却了他的名字。只
站着。 牋 只站着。孤独
他站着。站着。站着
牋 站着
向东方。
孤单的一株丝杉。


我们仍然活着。仍然要飞行
在无边际的天空
地平线长久在远处退缩地逗引着我们
活着。不断地追逐
感觉它已接近而抬眼还是那麽远离

天空还是我们祖先飞过的天空
广大虚无如一句不变的叮咛
我们还是如祖先的翅膀。鼓在风上
继续着一个意志陷入一个不完的魇梦

在黑色的大地与
湛蓝而没有底部的天空之间
前途只是一条地平线
逗引着我们
我们将缓缓地在追逐中死去,死去如
夕阳不知觉的冷去。仍然要飞行
继续悬空在无际涯的中间孤独如风中的一叶

而冷冷的云翳
冷冷地注视着我们


广场


所有的群众一哄而散了
回到床上
去拥护有体香的女人

而铜像犹在坚持他的主义
对着无人的广场
振臂高呼

只有风
顽皮地踢着叶子嘻嘻哈哈
在擦拭那些足迹


夕暮


所有的光辉逐渐收敛。夕暮
在那高拥的岚云后,垂落眼帘
你观望,在无形的急逝中
投入这一片苍茫的莫名的时刻

往昔的一切,现在与未来
让它静止,就如停息在你面颊上的一片夕阳
你感到所追求的是那麽广大无际
而现在让你轻易地将它触及

於是你不再寻求这天地间对你有何关系
活过,爱过,一切生长都把眼帘垂落
让光辉散入无语的河中流入苍冥##


昨夜


昨夜来去的那一个人,昨夜
诉说着秋风的凄苦的
那一个人,昨夜
以水波中的
月光向我
微笑的
那人
以落叶
的脚步走过
我心里的那一个人
昨夜用猫的温暖给我愉快的
那人
唉,昨夜来去的那一个人,昨夜的云
昨夜来去的那一个人


中国诗歌库 中华诗库 中国诗典 中国诗人 中国诗坛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