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世斌诗选

叶世斌(1958—),安徽天长市人。1982年初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学士。

叶世斌1980年开始文学创作,1990年入鲁迅文学院进修。先后从事过多种职业,现在安徽省天长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工作。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世界诗人协会(WCP)会员,安徽大学兼职教授,滁州学院客坐教授。自1982年至今,已在世界各国百余种报刊发表大量诗歌、小说。2007年9月,获IPTRC荣誉文学博士称号,同时,获希腊国际作家艺术家协会颁发的 “国际文化-文学-艺术奖”。

诗作有《我们都从故居的石阶上走来》、《仰望屋梁》、《那时秋天被雁群抬得多高》,分别入选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学语文》、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大学语文》。诸多作品被译成英语、法语、日语、德语、俄语、希腊语、罗马尼亚语、葡萄牙语、瑞典语等多种外文,并被收入数十种重要选本。诗集《倾听与言说》被有关学者列为“90年代汉诗最重要的诗集之一”;诗集《在途中》,曾被有关专家称之为 “一部令人敬畏的作品”和“新世纪中国象征主义、存在主义的代表诗集”。主要作品有:诗集《门神》、《倾听与言说》、《在途中》、《叶世斌诗选》(汉英对照)、《叶世斌诗选》(法文版),小说集《你走不出你的鞋子》,选集《叶世斌文集》(四卷)等。

诗集: 《在途中》《门神》《倾听与言说》


诗集《在途中》

序言

序:领悟生命和诗歌艺术的大道


第一辑:我们都从故居的石阶上走来

手执火把的人 我们都从故居的石阶上走来
找不到落点的蜻蜓一直飘着 那时秋天被雁群抬得多高
她们始终一言不发 父亲和我正陷在途中
可是萤火亮得很不肯定 我像风一样走在扬州个园
邻居的鼾声 生活合围着我们
我们因为看不清自己而美丽 我不知道所有的租金是否偿还
谁能逃离这截废弃的路 我把一些烟从火上抽出来
坐在院子里的女人 穿红色皮肤和阳光的女人
这张脸不再是一分钟前的那张脸 田埂
流云 站在麦茬上的人
草坪上的草越长越深 这条临时的即将的闪电
那挑水人的箫声
我在这个夏天的海边 这个夏天被堵得严严实实
它是这座山的一部分 支撑在鸭趾上的是我的体重
庐屋的茅草 很老的温度
城市和宾馆大厅的一盆竹子 类似的爆炸
一棵松树倒在地上 二○○六年春节


第二辑:必须有个地方让我长跪不起

而我的命运人迹罕至 必须有个地方让我长跪不起
这是木鱼
地秤 焦虑症
在暮色中 这忍也忍不住的雨呵
父亲 那不是我的泪水
假肢工厂 漏船
陀螺 一生
这是春天的另一面 水洼
在上海世贸大厦楼顶 千佛洞
济南的佛 大地上最亮的石头
手上的数字就是一串密码 这是我被一种命运扼制
被我再次失去的母亲呵
土地就像死者的亲人 子弹
山海关 谁把背朝我们的事物杀伤
遗忘是一种精神还是一种能力 我等候的是它的沉默
心疼的麻雀


第三辑:有一种白耀眼得使人羞惭

守林人 有一种白耀眼得使人羞惭
一只黑鸟像大雪的一个意外 冬天的品质
避进深山 一些事物被低沉地推翻
麦克佩斯敲门声 黑鸟的凝视
宽容的温柔 在这乌黑林立的时刻
地上的风筝 在南京的街头
冲突的黄河 而我描写的是
穿行的兔子如同黄昏的一根白发 这棵榆树的大致情况
我们看到他的时候 在黑暗和灯火之间
风在路上晃来晃去
恐龙 这个世界被疯狂的生机颠覆
我在五月的江南游走 一只轻灵的苍鹭飞过
这是今晚不可避免的事情 殷红的漆浮上桌面
整个十月 我以为是一条牛
穿过明亮的真空
醉汉回家 废弃的喷泉
曾经有一位拯救者


第四辑:这是两棵槐树站在一起

刀螂带刀飞来 带丝的藕片片滴血
虚妄的茶花 谁在窗下自私地照亮了夕阳
像深沉的月亮 夜晚的事物
这是两棵槐树站在一起 他们相对而言
雨中 如同
他羞怯的表妹荷花盛开 无论今天多么伤痛
我要你代替谁吗 往返于头发和帽子之间
而阳台是一个放大了的花盆 困惑的女人
时间被玉佩停扣 假象
白色的玫瑰 沐浴一场清高的雨水
故宫的雨 展示在部分中的女人
我不知道谁的耐心更让我感动 排气风扇呼呼作响
它会一直注意你 桃树穿插在桃花之中
合肥的月亮 惊涛骇浪
情人节 这两只依依不舍的风筝
我们和光都被飘渺着 她的针线把你穿刺和缠绕
我和去年冬天的事情


第五辑:一只鹭鸟进入天空的方式

鱼不合理地躺在那里 一个男人躺在墙角里
芭蕉回到芭蕉 活埋
夏天的创造 黄昏的实质
空房子 长达百里的光束
一只鸟和电线杆和我 蚯蚓比石头更有力
这棵巨大夸张的桃树 生命形态的完成
台布 一只苹果占领房间
美丽的黑暗 松石展现在峭壁上
恰恰不是因为灵感 一只鹭鸟进入天空的方式
一把铁锹雄纠纠地站在那里 花摊
天空和神话一起被传递到这里 事物的极端
黑痣
自虐的河豚 现代物质温暖和照耀着我们
一个木匠的构思 木花
一阵风从一块石头上经过 鸽子一直传输和跟踪我
速度是最残忍和可怕的事情 一条小径穿过草坪
我是一个被雷击的人 一个球的尾巴
我们究竟是谁 芒果
书本作为另一张桌子


诗集《门神》

序言

序:诗人与门,亦或存在


第二辑:诗人和门

陶潜 阮籍 里尔克与豹
诗人的沉默 歪脖树和一个诗人 诗人裹在热乎乎的雾里
诗人无家可归 诗人和墙壁女人 诗人和玩具熊的活动脖子
诗人敲打黄昏 诗人的痛苦 诗人和门
诗人和冰淇淋 诗人的自杀 诗人被销往第五个季节
诗人的目光制造险情 诗人编织笼子 丑陋的女人
欧洲之夜:疯子尼采


第三辑:放火

我们被错误牵引和放纵 树:致风的情诗 夜半的时候我就要离去
季节是我们共同的 芭蕉扇 放火
尝试 白裙子 带着第二个太阳重逢
热爱一个死去的明星 骄阳如火 失恋者在书桌上开辟情场
给我的女人 晚归 山风和山
与秋天无关的事情 今生所有的来电都是串线 我的爱情是一种意境
而是一种生存态度和答案


第四辑:失踪

进入书房 扑克牌方阵 黄昏
某一刻 株守人 在池塘边
重读《刻舟求剑》 阅读伤害 根的状态
站成雪塑 挽歌苍凉 在理发店
他必须走向漆黑漆黑的夜晚 所谓一生就是大哭一场 你必须学会晒阳
珠穆朗玛峰 我的下场和明天 流浪的雨滴
我不知道身在何处 失踪 从这个敞开的门走出去


诗集《倾听与言说》

《飞翔的语辞、事物与存在之根》

飞翔的语辞、事物与存在之根


第一辑 在落叶上建造驿站

刺槐树 拜伦的跛足
我们对夜晚一无所知 寂静的胡须
诺查丹玛斯大预言 冷字
我的一生都在逃离尽头 所有实在的东西使你满含泪水
箭靶 我永远有泪难流
没有一只手可以被你牢牢地抓着 既然悬崖来到每块岩石上
倒槐 迁坟
既然黄昏河水般漂流 再读《死魂灵》
偶然的时刻
医院纪实 一只水鸟从冰河上走过
溶洞 我们将在海市蜃楼重返家园
桫椤终于停在那里 超生
祖父的胡须像一只鸽子 玛丽61安托瓦内特
在落叶上建造驿站 美丽的苍蝇


第二辑 火焰围绕树木的方式

洗衣石 你美得使人哑口无言
凉亭 秋天
我的手如同活动的香蕉 雷击区
像雷一样愤怒地轰击 走廊里的羽扇
命运的君主凌驾于爱情之上 瓜籽落地
我的眼里长满南方的树木和火焰 亮灯之际
我预知那场远去的雨水 误读《聊斋》
黑暗中,你抚摸着我 头发
铃铛 天然的恩怨
这是在午夜 女人们赤裸着她们的脚
与一个幽灵隔世相望 冬天
一种光被她的手高高擎起 火焰围绕树木的方式
一棵月季来到我的客厅 电风扇停止下来
就像一个喻词照亮一首诗 阅读女人


第三辑 巨大的月光临照老屋

一颗雨滴把我变成另一颗雨滴 意外的光亮
水声 风暴眼
我必须昆虫般歌唱 你最不能提到阳光
诗人的住所对应教堂的尖顶 来自古代的雪花
如同喷泉沐浴的情景 油菜花
瓦罐等漏 远来的成语
你不能指望茶叶释放金子 钟馗和鬼
一张毫无准备的底片忽然曝光 水银是我们的另一种血液
那海面上飘逝的冰山 描写洪水
仰望屋梁 雷梅苔丝的水浴
鸿 大雪纷纷
百年银杏 一只白鸥拖起一条河流
欧奈斯特61海明威 遗民
巨大的月光临照老屋 我宣判商业有罪
衣架
秋天是海棠的另一种花瓣 简洁


第四辑 先验的飞蛾穿过夜晚

树上生长的紫鸟 蝼蛄
狼孩
头发里长出一棵野草 一枚鞋掌是一种方式
个别的树林,传递着的树林 一只杯子溢满春天的温情
生动的珠子被数字抽象 细节
画符 地铁
新娘 捕风
电锯 一个女人面对餐桌撒谎
你必须伸出右手 一杯开水倒入杯中
墨色的瓶子 桔子并不存在
最重要的还是一片叶子 一只蜘蛛在夜晚升起灰色太阳
两个人在峡谷遇狼 使
生存依靠技术,生活需要思想
窗帘就是这么有力 阳光和墨菊如何唯一
树是这世上唯一可靠的事情 过程
光是那种被我们照亮的东西 先验的飞蛾穿过夜晚
我可以无论是谁


中国诗歌库 中华诗库 中国诗典 中国诗人 中国诗坛 首页